李蛳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棉花糖小说网www.1000face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守护者之羽联盟的成员们原本凭借精湛的技艺和默契的配合,牢牢占据着上风。然而,就在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之际,一股诡异的黑暗力量突然从地底涌出,带着刺鼻的硫磺味和冰冷的寒气,瞬间笼罩了整个战场。

队长李泰龙,法术高强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警觉,手中的诛妖古钟发出低沉而悠扬的钟声,试图驱散这股不祥的气息。然而,黑暗力量似乎有着某种诡异的魔力,钟声在空气中震荡,却无法触及那股力量的核心。

副队长苏婉婷,精通中国武术,她的身姿如同流水般灵动,五阴宝鼎在她手中旋转,释放出阵阵暖流,试图为队友们提供一丝温暖和庇护。但黑暗力量的侵袭,却让她的动作变得迟缓,每一次挥舞宝鼎,都像是在粘稠的泥潭中挣扎。

巫师阿尔德里克,他的黑暗之束在黑暗中闪烁着幽蓝的光芒,似乎与这股力量有着某种共鸣。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,似乎在内心深处与某种力量进行着激烈的斗争。

武士艾莉丝,青袖剑在她手中舞动,剑光如电,每一次挥剑都带着破空之声,但在这股黑暗力量的压制下,她的剑势也变得不再那么凌厉。

工程师尼克,他的齐心塔在战场上升起,塔身散发出淡淡的光芒,为联盟成员们提供了一个暂时的避风港。但随着黑暗力量的侵蚀,塔身的光芒开始变得暗淡。

忍者伊莎贝拉,如影随形剑在她手中如同幻影般闪烁,她的身形在战场上穿梭,试图找到黑暗力量的弱点。然而,黑暗的力量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,让她的行动变得困难重重。

巨人马克斯,灭魄斧在他手中挥舞,每一次劈砍都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但在这股黑暗力量的影响下,他的力道似乎也被削弱了几分。

音乐魔法师莉莉安娜,菩提碧古琴在她手中弹奏出悠扬的琴音,试图用音乐的力量净化这片被黑暗笼罩的战场。但琴音在这股力量面前,似乎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

变身能力者本杰明,护仙碧宝镜在他的手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芒,试图照亮这股黑暗。然而,黑暗的力量似乎在嘲笑他的努力,将光芒吞噬得无影无踪。

火焰魔法师卡罗琳,火焰玄扇在她手中扇动,试图用火焰的力量驱散这股寒气。但火焰在这股力量面前,似乎也变得微弱了许多。

地震能力者大卫,元素玉玺在他手中散发出大地的力量,试图用地震的力量撕裂这股黑暗。但黑暗的力量似乎更加稳固,不为所动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基沃托斯中一脸无敌的老师

基沃托斯中一脸无敌的老师

无德之才
当我醒来的那一刻,世界就告诉我这已经不是我曾鏖战的地方了,但那又如何,哪怕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记忆了,但依旧无比清晰,基沃托斯,光环下的都市,而这一次我真的到了,也真的见到了她们,这一次,我帮上她们了。(本作是打算以真实世界角度写的,有对于少部分人性黑暗描写,如果想看爽文和童话世界的可以直接弃了,这就是我一个大的小说世界之中的真实世界,事先提醒,为了避免大家阅读不适)
玄幻 连载 43万字
万物皆虚

万物皆虚

yejianshan
肉戏:要素比较复杂。不完全纯爱,肉戏也不多,有后宫但人数不多,有ntr但戏份不多,有凌辱但不太会写。没有人体伤害、秀色恋尸等重口元素。世界观:不完全是现实,为了满足我个人的喜好加入了很多《刺客信条》的世界观设定(有些用到的设定和名词我会在章节开头补充)。场景前期以校园为主,后期校园会变少。大致规划:主要讲男主在一次事件中知道了一些事情,从而带着迷茫与女主一起走完高中阶段的生活。下一部《诸行皆允》讲
玄幻 连载 15万字
胯下荡师

胯下荡师

Yeager
【原创投稿】市郊,一处独栋别墅的地下室中。一个戴着黑框眼镜,脖颈上套着宠物狗链,长相酷似著名主持人刘涛的女人正赤身裸体的拿着震动棒自慰着,而她面前几米处,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少年正架着高级摄影器材,记录着这淫荡的一幕。
玄幻 连载 0万字
死对头总想和我谈恋爱

死对头总想和我谈恋爱

小奶芙
拥有读心术的俞砚,是七中吊儿郎当惹事生非的学渣兼校霸,却被父母丢到学校,扬言不提高成绩不许回家。俞砚决心用读心术非正常提高成绩,然而正经班长却是恋爱脑,老实学委一心想蹦野迪。唯有他的死对头,高冷学神陆祈口里如一,满脑子函数分子方程式。读心术需要肢体接触,俞砚只能找死对头求和。陆祈冷瞥一眼:“谁说的,谁跟我好谁是狗,嗯?”面对自己曾经立下的豪言壮语,俞砚羞愧低头:“汪~”陆祈:“”死对头敛眸深沉,这
玄幻 连载 15万字
虞国奴隶学院往事

虞国奴隶学院往事

wswsaa
我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足的家庭。我的母亲是一个舞蹈老师,我没有父亲,或者说,那个混蛋不配让我称他为父亲。在我八岁那年,那个王八蛋醉酒后拿着刀在公交车上大开杀戒,后来因拘捕被警察击毙。母亲因承受不住打击,不久后上吊自杀,之后没有自主生活能力的我就被送进了孤儿院。拜那个混蛋所赐,从孤儿院一直到现在初中快要毕业,我总能听到身边人称呼我为“杀人犯的女儿”。我因此遭受了不少欺凌,没有人能保护我,甚至连个能倾诉的
玄幻 连载 2万字